商界大佬励志语录,商界大佬,商界大佬访谈节目

发布时间:2017-05-20 编辑:琪琪词资源网 手机版访问

琪琪词资源网 — 商界大佬励志语录,商界大佬,商界大佬访谈节目


 
 
  不过,在近距离观察他们如何在开会时手舞足蹈之前,先暂时忘掉那些畅销书以及教科书上的开会议事原则吧,这套紧密的舶来标准,大部分时候在他们那里无效,少部分时候被用来证明下属这样做是无效的。
 
  他们在开会时,狷狂、谦卑、偏执、无力、冗长而匆匆忙忙,偶尔还会被下属认为是专业主义的撒旦。但他们有他们的理由,中国式的和个人式的理由。事实上,如果他们的会不这么开,他们在中国商界的地位,很可能就不是今天的样子。这才是为什么,我们提醒你一定要看清他们开会时一举一动的原由。
 
 
 
  黄光裕习惯晚上开会,他的工作常态是中午上班,天亮下班,公司的会议与汇报都围绕着这个周期转。有的员工汇报,得等他一夜,第二天上班还得打卡。
 
  媒体报道说,“黄光裕太狂躁了,开会时甚至有人吓得腿发抖”,“有时我们在会议室开会,黄光裕就用摄像头听和看着我们开。所以,我们开会时压力特别大”。
 
  马云也是一个喜欢连夜开会的人。刚创业时,马云有了什么点子,一通电话,十分钟后就在家开会。在马云夫人的回忆文章中,她要半夜下厨做夜宵,他们的儿子也成了连夜开会的“牺牲品”。那时,马云家里一挤就是三十多号人开会,满屋子烟雾缭绕像个毒气室,儿子被关在房里不能出来。
 
  “吃饭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吃工作餐,这样一来,儿子就长得越来越像他爸爸,瘦骨嶙峋,像根火柴棍支起一个大脑袋。”
 
  也因为疏于沟通,马云的儿子后来染上网瘾,马云夫人不得不辞职回家全职照顾。这就是马云坚持不投资网游的个人化原由。不过往回追溯,如果没有连夜开会,可能这场着名的家庭挫折就不会发生。
 
  从《毛泽东选集》中寻找企业管理办法的柳传志,其治下的联想集团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逢100——200多人的大型活动,必定开场全场唱《联想之歌》,结束齐唱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》。
 
  这项规则在2004年被打破。当年联想收购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,开会时就多了一些外国面孔,“老外唱得怪怪的”,柳传志说。
 
  同时被打破的开会规矩是迟到罚站。柳传志说:“静默地看他站一分钟,有点儿像默哀一样,其实是挺难受的一件事情。第一次罚站的这个人,订了这个制度,被罚的这个人是我的一个老领导,是原来计算所科技处的一个老处长,他撞到枪口上了,所以罚他站的时候,你想他站了一身汗,我在这儿坐着一身汗,后来我跟他说:“老吴今天晚上我到你们家去,给你站一分钟,你非得在这儿站一分钟不可……”柳传志也被罚过,一次是因为被关在电梯里,那时没有手机,叫天不应叫地不灵,只好认罚。2004年以后,这项开会制度也取消了。
 
  而公认脾气不好的任正非,开会之前反倒会调节一下气氛:鼓动大家讲笑话。多家媒体引述华为前工程师李剑波回忆,每次高层开会,任正非都会在开会之前说,今天谁先讲一个笑话?
 
  暴风骤雨还有后面。
 
  一开会,许多你想不到的事就来了。
 
  例如,俞敏洪口才好,但新东方高层一开会,很多时候都说不上话。新东方高层开会大家各持己见,甚至拿“骂”他来取得统一意见时,俞敏洪都不怕,但一面对老太太也就是俞敏洪的母亲,他就束手无策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俞敏洪的母亲在新东方身居高位。
 
  媒体报道说,老太太的口才比俞敏洪好上100倍,内容从拿执照到办餐饮店,地点从新东方的传达室到俞敏洪的办公室,对象从CEO王强到各级员工,最后总结:“你们就知道在上面瞎折腾,搞什么股份制,一套一套大道理我不懂,但下面的事情关心过没有?你们根本不懂管理!”
 
  要是被俞敏洪逼急了,老太太一句话砸过来:“我现在不是你俞敏洪的母亲,我是新东方的母亲!”要是俞敏洪还敢说话,老太太就会喊出来:“老虎(俞敏洪的小名),你不要我,我自己住老年公寓去,反正你不要我了!”
 
  俞敏洪只好乖乖不出声了。
 
  再例如,陌陌科技CEO唐岩根本不关心开会的事。在网易工作时,每次开会别人做几十页PPT汇报,他用四个字概括:粉饰太平。他从网易总编辑的位置离开,也有这样的考虑。唐岩理解的总编生活就是:“中午上班,秘书把房间打开,茶泡上,开启空调,然后就是盖章。开会有什么意思?”
 
  他顶多就是开会时打开投影仪大声提意见:“这儿照片太多了,不行。”
 
  这种“开会无用派”的成员还包括史玉柱。媒体披露他基本只跟研发团队开会,而且他希望研发部门对他的依赖再降低一些。
 
  至于雷军,更是直接说:“从不开会决策。”他的理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迭代是以星期来计算的,速度和节奏完全不一样。别说开会,连决策都不发邮件,都在手机上解决。在创业初期,他们也开会,雷军主要说的三句话是“这个点很好”、“速度碉堡了”、“后盖太有金属感了”。
 
  一个颇为戏剧性的细节是,有一次小米公司搬家,雷军不知道搬家之后的地址,还会专门打电话去问,这就更别谈去公司开会了。
 
  相对来说,这些互联网新贵们,正在改变中国商界的开会风气。传统行业事实存在着偏执决策,黄光裕就可以因为下属开会的一个不同意见,把人赶出会场,但在互联网企业,任何人都可以打断李彦宏的讲话,李彦宏也需要保持足够的耐心听取介绍,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发问。
 
  不过这些商业新生代也有自己的会议规则:某次例会,主讲人讲完后大家都在鼓掌,但李彦宏说了一句,“没有结论”。他讨论什么都需要你有结论,而不只是过程。